极速排列3—极速排列三官方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极速排列3—极速排列三官方首页 >> 淡泊宁静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宁静】小泉(小说)

编辑推荐 【宁静】小泉(小说)


作者:刘开阳 白丁,15.6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467发表时间:2020-03-26 10:56:26


   工地住房紧张,宿舍人数多少,就成了能力的象征。经理一人一间,部门负责人两人一间,“平头百姓”没了指标,七八个人、住上下铺也是一间,两三个人宽宽敞敞的住着也是一间,就看个人能量大小了。
   老黄和老张住一间屋,老黄还养了一条狗。算起来都是平头百姓,是不能享受这样超规格待遇的。后勤登记宿舍人员情况,好往宿舍里再安插新人。老黄说,我们这里已经有三位,不能再加了。这两个人平常就是一对活宝,出了名的难缠,现在霸占着一间屋,更让人愤愤不平。于是后勤就要求登记宿舍人员姓名,老黄就说,有黄东、大泉、小泉。张大泉一听老黄说有三个人时还一脸奸笑,结果一听小泉,这不是平白无故给他加个兄弟吗?当场就气得不行。但小泉这个名字还是不胫而走,于是,谁都知道工地上有个小泉。
   狗是老黄养的,可是老黄很不上心,想起来的时候大鱼大肉,忘了的时候三四天不见动静,高兴的时候给它挠一挠痒痒,生气的时候踹上两脚,张大泉一直反对养狗,他二百四十斤,自己吃饭都觉得不饱,添一狗口更让他心烦,何况还有这么别扭的名字。
   小泉非常乖巧,老黄天天喝酒,它就给他叼几个酒瓶子,可是空瓶子有啥用,老黄大骂:“他奶奶的,你以为我是收破烂的!”拿起酒瓶子就扔过去;看见老黄坐在那里,小泉就伸出长舌头舔舔他的脚丫子,大舌头粘粘糊糊的,老黄哪受得了这个,一脚就蹬出去:“想把人恶心死啊”;老黄出趟门,小泉赶紧鞍前马后的跟着,可老黄是去胡天胡地,哪能带个监工?又是一脚踹过来:“滚回去,老实得给我呆着!”于是,小泉为了一些温暖,为了一顿饱饭经常在外边流浪。
   老黄虽然喂它不认真,却对它四处乞讨的行为非常生气,认为是在抹他的面子,显得他不够仁慈;对它见了别人也拼命摇尾巴的行为非常不满,认为它不够忠诚;对它没事就招引母狗的行为就更恼火了,他住单身宿舍,一直是寂寞的羔羊,孤独的野兽,现在养条狗却要享天伦之乐,这不是向他示威吗?
   于是,老黄经常怂恿小泉去咬别人,一方面是取乐,另一方面是让它成为人民的公敌。然而,小泉始终没下口,好多人都给过它骨头馒头,从来不求回报,怎么能忘恩负义?而且这个主子充其量是后娘,要给他卖命的话,还真得仔细想想。于是老黄就折磨它、虐待它。看见老黄变态的时候,小泉就跑得远远的,可是到了晚上还是趴在老黄的门口,有时候老黄出来尿尿,不小心踩着它,就是凄厉的“嗷”的一声,然后老黄又是一通臭骂。
  
   二
   这阵子,小泉经常去老鲁那里溜达,老鲁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就算天天跟他在一起干活,天天住在一个宿舍里的人,也听不到他说几句话。其实老鲁也该住两个人一间的房子:工地规定五十岁以上的职工可以两个人一间房。他六十岁了,不过因为没找到另一个五十岁以上的老工人,于是就住进了七个人一间的单身宿舍。
   老鲁前几天退的休,应该回到千里之外的家里颐养天年,可是行李还没运走,只好继续呆着。几天前的退休仪式简单隆重,他们三个人胸前都戴了大红花,红绸条上写着退休光荣四个字。项目经理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,说他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责,献出了宝贵的青春。正因为有了他们的辛勤劳动和无私奉献,才让公司蒸蒸日上,并且代表公司向他们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衷心的感谢!
   照相机在不停闪光,经理的话慷慨激昂,让老鲁着实热血澎湃,觉着四十年的汗水没有白流,四十年的努力得到了回报。最后,经理承诺要派车把他们连带行李送回家,一定要他们风风光光的出现在家人面前。
   老鲁没等到车,又不用上班,就和小泉玩。在这个公司工作时间虽然不短。却没有几个朋友:工地的人像蝗虫一样,有活的时候从四面八方飞过来,没活就向四面八方飞走,一遍遍昭示“聚散无常”四个字。年轻人他不熟悉,也没什么共同语言,老弟兄们没有一个人在跟前。他在班组干了一辈子的起重工,一直都是配合别人,连新进厂的小屁孩都指使他干这干那,然后他就一声不吭地去干。差不多年龄的人早就升官的升官,摆老资格的摆老资格了,只有他,还像一枚螺丝钉,默默地钉在那里。
   老鲁去食堂捡鸡骨头、剩菜剩饭给小泉吃,带着小泉去生活区外边的山上遛弯,给小泉洗澡,给它搭了个简易的狗窝。
   老鲁没事靠在墙角抽烟,一块退休的另外两个人,第二天就被一辆面包车接走了,然后那辆车忙着接这送那,天天都不着家。老鲁不愿被经理看见,怕留下故意给领导找麻烦、出难题的印象。他一辈子都没这样干过,老了老了,更不能没点分寸。那年他刚结婚,骑着自行车带小舅子走夜路,结果撞到了人,公司经理知道后,二话没说就派了当时公司最好的车,安排得力的人帮他处理,经理知道他不擅言辞,啥都替他想好了。老领导的关心,这辈子都忘不了。领导早就换了多少茬了,公司也不断壮大,几十个工地分布在全国各地。干活用上了吊车、电钻,再不用小推车推水泥,用錾子錾钢筋了。说起来,工作环境比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,可是年轻人却总是牢骚满腹,埋怨伙食像喂猪,住的像厕所,这些他也有体会,可是从不提意见。想想从前的条件,他还是很知足的。
   车还没有来,工地经理见过他两回,点点头打个招呼就走了。慢慢的,老鲁就有点羞愧了,连认识的人都不好意思见了,因为他们总是奇怪地问:“你还没走啊!”仿佛有嫌他的意思。一到上下班的时间,就离通衢大道远远的,唯恐一不留神被人看到。
   小泉经常一声不吭地依偎在老鲁身边,有时候也会跑出老远,然后颠颠的捡半截烟屁股回来。旁边遛弯的老头,捡垃圾的老太太就笑,你看这条狗,还挺有意思呢!这么知道节约!只有老鲁知道它想讨好自己,忍不住又有些心酸,不知道什么样的状况才培养出这么拼命讨好人类的狗。
  
   三
   这阵子树上的叶子落光了,天气明显转冷,没有谁在院子里溜达,除了老鲁。老鲁不会上网,也没有电脑,几本杂志早让他翻烂了,总不能一直躺在床上吧,干了一辈子活,骤然停下来还真不习惯,他只能继续到处溜达。
   宿舍里几个小年轻已经对他这种乌龟政策发动攻击了,主要是为了他走之后大家能住得宽敞点:“我说老师傅,辛苦一辈子,要辆车不过分吧,而且是答应过的!”旁边小张调皮:“总不回家,不怕你老婆怀疑你有外遇啊!”老鲁还是不吱声,捂着被子就睡着了。
   慢慢的,天气越来越冷,淮河南岸算是江南了,房间没暖气,温度却跟山东河南一样。要是有风吹过,就像刀子一样,能把皮肉肢解、血管割断。小泉晚上回到老黄的门口趴着。夜里风紧的时候,实在忍耐不住了就开始挠门。老黄恼火了,混不下去又回来找老子了,当这儿是收容所吗?连夜里都不让人安生,出来之后又是一通打骂!
   老鲁其实早就知道小泉的处境,可是自己宿舍里的四张上下铺的床,占了绝大多数空间,还有每个人的东西,屋子简直像个仓库;再加上七个活生生的成年人,落脚都得经过仔细算计,怕踩了谁的脚丫子,小泉实在是挤不进来。老鲁半夜里听见小泉的叫声,抱了床毯子,引着它到窝里,用毯子挡住呼呼的北风。
   周六晚上,工地在食堂大厅举办了职工文化活动,乱哄哄的热闹非凡:猜谜语、跳绳、投飞镖,老鲁也挤在人群里看热闹。上面有个谜语谜面是:阎王爷写日记,打一成语。老鲁一看,上个工地出过啊,一把扯下来找管事的小姑娘要奖品:“这个我知道,鬼话连篇!”
   老鲁刚把一盒牙膏拿在手里,这时候一个人推门进来,一把就夺了下来:“老工人,都退休了,就不是我们的职工了,还来占这便宜?”一脸的酒气喷在脸上,原来是退休时给他照相的综合办主任张连。两眼通红,瞪着眼睛,似笑非笑,似戏谑又似认真。
   老鲁本来就不擅言谈,遭这顿抢白不知道该说啥好,脸却涨红了。
   张连看见老鲁想翻脸,就挤出一丝笑纹。老鲁看他笑了,脸色也缓和下来,老鲁一缓和,张连又冲上来:“你看你弄的狗,现在都惯成什么样了!晚上到职工门口干嚎,还让不让人睡觉?”
   老鲁想说狗不是他的,又觉得好像有点不义气,出卖了小泉一样;想说小泉除了到过老黄他们门前一次,其他时间都在自己的门口,并不嚎叫,可是狗经常睡不着觉,就算在狗窝里也会沉沉的低吼,这也是事实。
   老鲁有点惭愧,张连又是一记重磅炸弹抛过来:“退休证都发了这么长时间了,为什么还赖着不走?”然后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出门了。
   老鲁愣在当场,这就算赖上了!?
   这时候,旁边张大全实在看不下去了,问老鲁:“还没看出门道来?”“啥门道?”
   “你是不是没找张连?”
   “我找他干啥?”
   大全摇头:“那辆面包车就在厂区停着!一直闲着呢!”
   “原来不是在生活区停的好好的吗?”
   大全有点烦:“这都不知道?就为了躲你嘛!我真给你气死了!”
   大鲁懵了:“这是为啥?”
   大全看他这么不开窍,有点火了:“让你去求他,让你给他说,张主任,你行行好,送我回家吧!”
   “可经理答应送我回去了,开会的时候还是他照的像,而且满面笑容,一个劲的点头!”
   大全恼了了:“他要你去求他,要你跟他说,您老人家百忙之中抽出点空来可怜可怜我吧!”
   “可是他比我儿子还小一岁啊!”
   大全快咆哮了:“你儿子,你儿子有车送你?怎么这么晕蛋,没喝醉吧!”
   老鲁这才低下头,小声嘟囔:“以前咱们公司大经理见俺媳妇来了,还主动派车接送一下,他咋就这么厉害?”
   “大哥,你那老皇历快别翻了!翻多少遍也翻不出车来!”
   老鲁不吱声了,那个张连,真的比他儿子都小一岁。
   小泉挤进人群找他,他带着小泉,牙膏也没要就走了出去。
   工地的车还在工地上,孤零零的没人使用。
   这个世界从来不曾因为谁的叹息停止下来,所有人还在忙忙活活,不务正业的,务正业的都不闲着。宿舍里的人过了几天才发现老鲁已经走了,床铺、被褥一点没动,锅碗瓢盆还在,只有一个小巧的行李箱不在那儿,还有就是小泉,一直孤零零地在门口呜咽。
   天气越来越冷了,在一个夜里,有人看见小泉跟着附近村里一条平常就眉来眼去的小母狗跑了。
   从那以后,再也没人知道小泉的下落。

共 3863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不错的小短篇小说,塑造的几个人物,老张,老鲁和其他几个角色,但中心却是围绕着“小泉”这只可怜的小狗。一如其中的老鲁这样的平凡小人物一样卑微地生活着。从情节的描写上,作者对工地的生活场景,老张、大全、老鲁这些人物的对话,语言,都显得非常朴实,而且非常有生活底色,让人如见其人,如入其中,这是作者的描写技巧的到位之处。对于人情冷暖与世态炎凉,写得入情入理。稍为有些建议的是,本文结尾,显得有些意尤未尽,比如,老鲁的事,或者小说要告诉读者的什么意义,如果再补上一段,可能更加完美。小泉是走了,没了下落了,给读者留下了想像空间。 小说也好,散文也罢,取材不一定非得有重大意义或者非要寻找一个高度起点,其实,平凡之事,见于普通生活,见于平凡人物,只要心有真情感,笔有对生活的提炼,也能够写出精炼的好作品。这是本编对作者今后的新作的期许。 此文值得向大家推荐阅读。【编辑:老书生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淡泊宁静社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12:15:35
  佳作,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刘开阳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22:58:02
  谢谢书生老师鼓励
共 2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