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排列3—极速排列三官方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极速排列3—极速排列三官方首页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专栏作家】走江湖

精品 【专栏作家】走江湖


作者:专业补漏 秀才,2163.88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6111发表时间:2017-10-05 18:49:59
摘要:和老赵认识,纯属偶然,那年探亲回来,从昆明坐大巴到滇西驻地,连日大雨,在高丽贡山遇到公路蹋方,大巴车整整被堵了二天二夜。闲聊中,知道他是我福建老乡,他告诉我,他只是个江湖人,在云南已经漂泊二十几年了。他很健谈,讲的都是他的经历。老赵的江湖,虽然没有刀光剑影,却浸泡着生活的辛酸……


   老赵十五岁那年,传说中的江湖开始复岀。
   镇上墟天,人们不只是拥挤在供销社、粮站的柜台前,怀里揣着布票、粮票、糖烟酒专供证,队伍排得像长龙似的,伸长脖子,等待扯几尺的确凉、棉布,秤几斤白面、打几斤菜油,买一瓶竹叶青、四特酒或几包特供香烟。集市上,看到的东西越来越丰富,市管会那些戴着红袖章的凶煞恶神们,不再耀武扬威,阶级斗争为纲慢慢地从他们手上举着的小喇叭中消失,抓投机倒把和割资本主义尾巴,似乎已经成为历史,像赶猪牵牛似的,学着维持市场秩序。
   人们觉得口袋的钱越来越不够用了,除了平日那些挑着粗糠、米碎,卖给镇上那些养猪喂鸡的;两筐青菜,几分钱一扎,等待镇上吃公家饭的工作人员带回去下锅的;守着一蓝子积攒很久的鸡蛋,换了钱,好背些油盐酱醋回去过日子的。还多了很多摊点,电子表、小收音机、羊毛衫、雪花膏、珍珠霜、花手帕都成了小伙子和姑娘们下次赶墟,也能带几样回去的渴望。就连猪肉、牛肉也可以公开吆喝叫卖,对那些一日三餐没有油水的人家不能不说是一种诱惑。
   乡下本来就闭塞,除了一个月放几部电影,还有安在村头旗杆上的大喇叭早晚叫一阵,看不到也听不到更多的新鲜事。现在,吸引镇民的,不再是“叮叮当当”敲着小铲刀和钉锤,可以用空牙膏壳、鸡毛鸭毛换麦芽糖和捏糖人儿的聋哑艺人;也不是捧着竹箕、捂着耳朵,等待那一声轰响,用二斤大米换一斤米花回去哄孩子,被围成一团的爆米花筒子。而是操着外省口音的陌生面孔,这些江湖人士,变把戏卖药丸,舞刀弄棒吹嘘狗皮膏药,演杂技玩气功捧着铜锣挨个讨赏钱。农村人没什么见识,喜欢这些走江湖人的两片嘴皮,能说会道,天上的鸟儿,都可以让他们哄到肩头唱歌。
   老赵家,挨镇上不远,父亲是赤脚医生,每天拿的是工分,守着大队部小门诊,给社员们抓几粒去痛片、ABC,或打几支柴胡、鱼腥草之类的小针,为他们解决一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。他最拿手的还是中医,看个舌头,搭个脉。特别是祖传的趺打创伤药,在方园几十里都很有名气,几乎抢了镇上卫生院的饭碗。
   老赵初中毕业就不读书了,父亲也没让他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。反正人小,挣不了几个工分,还不如在家帮母亲料理几分自留地,种种菜,砍砍柴,割些猪草兔食。闲着时就让他呆在卫生所,做个帮手,当个手脚使唤。有时父亲也带他上山挖些草草根根,教他识别一些常用的中草药。
   大队曾经让他父亲培养新人,他父亲根本不点头,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,总是找些借口坚决拒绝。他心里早就盘算好,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这门行业,非子不传。別看他只是个赤脚医生,工分不多,平时或逢年过节,不用索取,那些受恩泽的患者,经常割几斤肉,提几瓶酒,带着几简挂面,毕恭毕敬地送上门来,搁下就拨腿,还怕他不要,也算是村里有脸有面的人物,连大队书记看了都眼红。大家嫉妒归嫉妒,却不敢拿他怎么样,都是吃五谷杂粮的人,谁敢保证这一辈子没病没殃,损人不利己的事,傻瓜才干。
   老赵便不稀罕这门子行当,一天到晚守着卫生所,没病都会憋出问题。从小,他就喜欢坐在村口那棵老樟树下的石条凳上,听老人摆龙门阵,什么三侠五义,水浒梁山,那些好汉,飞檐走壁,轻功过人,拳脚不凡,杀富济贫,行走江湖,这样的活法,才叫过瘾。
   可是,那年头,离开村里几天,都要找大队文书开个介绍信,否则,就有可能被当坏人抓起来,关你几天几夜,弄清楚再说,这个世道,哪有什么江湖。
   现在,看到赶墟场上那些卖膏药,耍把戏,南来北往的生意人,他的眼里开始出现了江湖,一颗不安份的心,随之蠢蠢欲动。
   冬节那天,是镇上每年最后一个墟日。这时,社员辛苦一年的工分也变成了手上的钱,无论是买的卖的,耍的看的,都比往日要多,人山人海,热闹非常。
   和以往一样,老赵一早赶到墟上,找的就是热闹。
   那天,镇上来了一老一少父女俩,铜锣敲得乒乓响。
   女孩长得高挑个儿,杨柳腰,月牙脸,细皮嫩肉,和他年龄不差上下,空中走绳索,吞火吐焰,翻跟斗如转圈圈,一个接着一个,让人目不暇接。
   老的留着络腮胡,虎背熊腰,玩的是气功,大手扬起,手劈砖块,如切豆腐般;一把铁打的红缨枪,顶着咽喉,另一头抵在地上,钢筋弯了,脖子上也只留下一个小红点;躺在布满钉子的木板上,任人往身上踩,毫发无损,刀枪不入。还会隔空发功,几米远,抖抖手,就能让对方的背上发烫发红。
   节目一个比一个精采,吆喝声一浪高过一浪,看得老赵走火入魔,散了场,只剩他一人,还傻呼呼地盯着人家父女俩,望着他们收拾表演器械,发呆发怔,魂不守舍。
   这年冬节,老赵在镇上消失了,像从人间蒸发似的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急得父母是柔肠寸断,夜添白发。
   父亲失去男丁,有愧于列祖列宗,从此一蹶不振,病卧榻上,一手精湛的医术,救得了别人救不了自己,没几年就撒手而去。母亲也带着年幼的妹妹,改嫁它乡。
  
   二
   老赵跟着河南父女俩,在闽浙赣三省跑了几年,风里来雨里去,从少年变为了青年。每天蹲马步,砸石块,绷沙袋,少林拳练了几路,跑龙套的小把戏学了很多,蛮力长了不少。可是他心仪神往的气功,师傅绝口不提,只是教他一套如何隔空发功,让对方后背发红发烫的技术活。不说不知道,这种化学反映,在初中老师就教过,一经点破,便不以为然。
   那小女孩叫小红,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,她便不是师傅的亲生女儿,师傅五十几了还没结婚。她只是师傅一门拐弯抹角的亲戚,因为家里穷,父母在她七岁那年,就把她交给师傅学艺跑江湖。
   小红私下问师傅,为什么不把所有手艺传给老赵,师傅说,江湖忌讳多,师傅也得留一手,免得教会徒弟,打破师傅的饭碗。其实,跟师傅快十年,她也没弄明白,师傅到底会不会气功,那刀枪不入功夫是真还是假。
   改革开放以后,电视台越来越多,几乎每个台都有综合性节目开播杂技专场,毎天也有几集港台武打连续剧上演,里面的内容,当然比他们街头卖艺更加精彩。对他们感兴趣的人,是越来越少,有时一天表演下来,还不够赶到下一个场地的开支。
   师傅不知从哪里来的灵感,要小红表演杂技,穿上袒胸露背的性感服饰,招徕观众。但凭师傅怎么劝,怎么骂,小红打死也不肯,气得师傅咬牙切齿,连老赵都骂上了,说自己养了一对白吃白喝的赔本货。
   师傅喜欢喝酒,酒量不大,两杯下肚,晕晕乎乎。生意不好,放下酒瓶,就骂骂咧咧,骂完天,骂地,骂完地,骂老赵和小红,骂累了往床上一躺,呼噜打到天亮,比扯风箱还让人闹心。心情好时,喝完小酒,头重脚轻,有一步没一步的往客栈外头走。老赵怕出事,几次想跟着,都被他呵斥回来,连讲话舌头都是大的,含糊不清,“老子有事,你屁娃跟着干啥,快挺尸去,明天上场拿出精神。”
   老赵和师傅睡一张床,有时天亮也不见师傅回来。有时半夜回来,钻进被窝,把他吵醒,都能闻到师傅身上,除了酒气,还有女人刺鼻的胭脂花粉味儿。
   生意是越来越难做,师傅带着他们,小城大镇没人买账,偏远乡村百姓穷得是叮叮当当,看白戏的不少,掏钱的没几个。竞争力越来越大,那些有实力的班子,开着两吨半汽车,或者是大型拖拉机,少则七个八个,大则十几个,每到一个地方,围上场子,扯好账蓬,在观众卖票入口处,搭起高台。几个妙龄女郎,穿着超短裙,随着音箱放着的迪斯科音乐,在台上扭着大屁股,两条雪白的大腿,晃得你眼睛眩晕。大开领的上衣,肚脐都露出来,一对对饱满的奶子,活蹦乱跳,让老少爷们目不转盯。
   自从小红拒绝穿时装上场表演,师傅对她是横着眉,竖着眼,右看左看都不顺。他想,若听他的,钞票早就把腰包塞得要多鼓就有多鼓。在他眼里,每年给她家大几百,小红就是他花了大钱买来的机器,叫她干啥就得干啥,凭什么不听他的。跑江湖卖艺,做的就是抛头露脸的勾当,一个地方也呆不到两天,有谁认识,装什么正经。
   那天,他们跑到广东的乡镇,赶完集市,就在村庄旁的香蕉林人家废弃的祖屋将就一宿。睡到下半夜,老赵被吵声弄醒,扭头一看,师傅不在身边。
   听到小红带着哭腔,苦苦哀求:“我爹,不能这样,怎么说你也是长辈,回到家乡,怎么向我父母交代。”
   “什么长辈,还不是为了掩人耳目,让你喊声爹。你家和我家这亲戚都不知隔了好几代,什么关系也没有。”师傅喘着粗气,带着淫笑:“别喊了,女人总有这么一次,早晚的事。以后,你自己就会慢慢开窍,跑江湖的人,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。”
   小红还在拚着命挣扎:“我爹,明天,就穿着你买的那套衣服上场,放过我吧。”
   老赵爬起来,探着头往小红住的那间屋望去,月光下,师傅赤裸着上身,正在撕扯她的上衣。这半年来,老赵就发现师傅看小红的目光越来越邪。他长大了,男女之间的事,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。家乡人说,兔子还不吃窝边草,不说亲戚,也是自己的徒弟。
   师傅粗暴地撕开了小红的外衣,小红凄厉地惨叫:“师弟救命。”
   小红平时和老赵就好,像一根藤上结出的一对苦瓜,相依为命。他想都没想,顺手操起身边的一根实木扁担,冲了进去,高高举起,对着师傅后脑勺,狠狠地抡下去。师傅气都没吭,如一口装着粮食的大麻袋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   老赵有些惊慌,探探师傅的鼻孔,还有进出的气息,“师姐,快点离开,师傅醒来就惨了。”
   边说边从师傅屁股口袋掏岀钱夹,打开一看,除了一本农行存折,还有八百多元钱。他数出六百,把钱包又塞到师傅口袋,心想,我可没偷你的抢你的,几年来,你除了供我吃饭住店,还有买几套出场子的服装,一个子儿也没给过我。记得有一次,想买瓶汽水,在讨赏钱时,从铜锣盘上偷偷留下了一块钱,就被你刮了几个大耳光。这六百元,算是我替你上场,扛包挑担的报酬。
   小红刚才受了惊吓,现在又不知他是死是活,已经是六神无主,被老赵牵着小手,跌跌撞撞地穿出香蕉林子,朝村里通往外面的公路小跑而去。
   走到天亮,看到一座小火车站,恰好来了一辆火车,就随人流挤了上去,补了一张到终点站的票。到了广州,老赵才开始心慌,倒不是害怕师傅追来,而是担心,万一师傅醒不过来,死了怎么办,杀人是要被枪毙的。
   老赵劝小红别跟着自己,买了一张到河南的火车票,分给她三百元钱,因为他根本想不岀来,离开师傅以后怎么生活。小红含着泪,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老赵,到了检票大门,转过头,叫道:“师弟,俺家你去过,俺在家等你,你一定要来接俺。”
   送走小红,老赵茫然在火车站旁徘徊,心里空空荡荡。这时,一辆大巴缓缓从他身边开来,车门还没关上,跟车的男人冲他喊:“到海南吗?还有座位,没有边防通行证我们帮你想办法,只要多加拾元钱,包你安全上岛。”
   老赵迟疑一会,早就听说那地方叫特区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,也不知是如何的特法。心里暗下决心,先离开再说,越远越好,于是登上了大巴。
  
   三
   到了码头,老赵和旅客们都被叫下大巴。车开上渡船,他们才尾随而上,围着船胘的小矮凳坐着。
   老赵从来没有见过海,渡船离海岸线越来越远,那些村庄、树木和山岗,由模糊到消失。茫茫的大海上,除了几艘在海面上摇摇荡荡的船只,和追着船尾飞行的海鸟,那茫茫的蓝色天空,就像青花瓷般的杯盖,罩在他们的头顶。
   老赵算是松了一口气,有如逃出猎人伏击圈的困兽。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,错觉让他认为,离以前看到的世界,越来越遥远。与过去,再无任何瓜葛,所有发生和经历的一切,都该一笔勾销了。
   渡船靠上秀英码头,他们几个没有通行证的,在跟车人的带领下,躲开了边防检查,沿着海滩走了一段,从另一个出口,赶上了停在不远处等待他们的大巴。
   十几分钟后,大巴驶入了海口车站。
   老赵走出车站,抬头仰望,仿佛的确是来到一个特别的世界,那被风扯动的几缕白云,像纱巾似的,擦拭着空气,吸入吐出,都是那么清鲜。满眼看到的,除了高楼大厦,到处都是拆迁了的废墟和喧嚣的工地。街道二旁,供行人蔽荫的,是如纺锤一般笔直的棕榈;那些醉态万千,东倒西歪,向大地倾斜的椰树,或三五成群,或一棵独秀,时不时在眼帘出现;墙体和围墙上攀爬着的藤枝,蔓延着,开满了各种颜色的小花,万紫千红。
   老赵茫无目的地瞎逛了一个上午,在美好的心情中开始衍生了一份孤独。老赵有些后悔,这么美的地方,应该带师姐来,也有个伴儿。但马上又想到师傅生死未卦,禁不住打了个寒战,心中又开始忐忑不安。
   过了十二点,海岛温度急骤升高,虽然不像他去过的地方那么闷热,但骄阳还是晒得人皮肤生疼,用不了走多远,再好看的头发,也会变成如野草般枯焦杂乱。

共 22976 字 5 页 首页1234
转到
【编者按】老赵的命运多舛,少年时代不愿在家学医跟卖艺的漂泊江湖,气死了爹,改嫁了娘。世事无常,卖艺的师父不顾人伦要强奸师姐,老赵顺手抄起了木棍照脑袋砸了下去。两人慌忙逃离,师姐回家等待,老赵从此浪迹天涯,虽然一事无成,倒也在医术方面稍有造诣。他医好了半身不遂的寡妇,富有的少妇以身相许,老赵流浪惯了,对突如而来的富贵一点都不适应。而就在此时,他遇到了师姐的马戏团被人欺负,出拳相助。在情感的抉择时,他选择了师姐,因为男人的臂膀是用来保护心爱的女人的。小说含蓄深刻,给读者以人生启迪。珍惜今生,不要幻想来世;珍惜时光,认真过好每时每刻;珍惜缘分,真心真意去爱你生命中所遇见的每一个人;珍惜生活,遵循天道,恪守人道,顺其自然,认真过好每一天。小说具有积极意义,欣赏学习,推荐赏阅!【编辑:老土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100604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老土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5 18:52:41
  问好补漏,小说愈加大气,生活感悟颇深,令人不仅悦目,而且引发对人生的思考。感谢补漏带来的精彩,祝两节快乐!
老土祝您写作愉快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5 19:08:00
  感谢老土老师的辛苦编辑,也祝老师两节快乐!
生活……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小民西安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5 21:05:15
  拜读佳作,很精彩,问好。
小民西安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5 21:19:27
  谢谢文友关注和鼓励,祝假期快乐,敬茶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老土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07:47:05
  恭喜补漏带来的精彩,祝写作愉快,工作顺利!
老土祝您写作愉快!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10:38:35
  谢谢老师加勉和吉言,祝您心想事成、万事如意。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小民西安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08:08:42
  祝贺补漏老弟作品加精,期待佳作连连
小民西安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10:41:02
  非常感动文友第一时间的勉励,同时祝文友创作丰收、愉快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醉童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12:49:25
  恭喜补漏友又获金豆,祝你佳作不断!
回复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15:24:52
  谢谢老师关注,也祝老师笔耕丰收。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北山北山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16:15:09
  好文章,要是写成中篇更好
回复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20:22:43
  谢谢文友鼓励,它是长篇的缩影。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雅润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20:27:56
  恭喜专业,频频精彩!小说格局越来越大,很有共鸣!问候节日快乐!
雅润
回复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20:33:05
  谢谢雅润老师关注和勉励,祝老师假期快乐!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阳媚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21:38:50
  老弟,你的文笔越来也娴熟,对人生的思考让小说更加精彩!祝贺精品!期待更多佳作!
回复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6 22:13:35
  谢谢阳媚大姐加勉,离不开你的引导有方。祝假期快乐!
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借双慧眼看世界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8 15:56:05
  恭贺老师佳作获精品,问好学习。
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,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!
回复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专业补漏        2017-10-08 19:49:00
  谢谢编辑老师勉励,你叫我补漏即可。祝老师假日愉快。
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